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行政处罚决定书[2018]2号

  湘发改价监处罚[2018]2 

  当事人: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 

    址:长沙市雨花区劳动西路128号中扬大厦1119 

  法定代表人: 

  联系电话: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等法律法规和国务院第四次大督查的有关要求,20171011日至20171013日,国家发改委对岳阳市电梯协会涉嫌组织达成价格垄断协议相关问题进行了调查、检查。20171221日,国家发改委将该案件移交至本机关处理。2018111日,本机关依法向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送达了《价格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湘发改价监告知[20182号),告知其涉嫌违法的事实、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理由和依据,以及依法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于2018112日书面向本机关提出了陈述、申辩意见。本机关的调查情况和处理决定如下: 

  现查明,2014年,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与岳阳市电梯协会及其他会员单位牵头制定并实施了《岳阳市电梯维护维修市场自律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与岳阳市电梯维护维修的竞争者之间达成了包括固定和调整电梯维护维修价格、建立违约处罚机制等内容的垄断协议。 

  一、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与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了垄断协议 

  协会会长单位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常务副会长单位湖南鑫亿电梯有限公司、副会长单位湖南湘奥电梯有限公司岳阳市分公司、秘书长单位岳阳台菱电梯有限公司等岳阳市电梯协会会员单位作为提供电梯维修维护保养服务的独立市场主体,属于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2014年,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作为岳阳市电梯协会会长单位,与岳阳市电梯协会及其他会员单位牵头制定了《公约》,并按《公约》要求缴纳履约保证金20000元。 

  1、通过《公约》共同固定和调整电梯维护维修价格。一是约定会员单位暂维持现有各自电梯维护的价格不变,逐步加到“保底价格”。二是确定了客梯、扶梯的“年维护维修保底价格”(客梯10层以下4000/台,每加一层50元;扶梯6米以下3500/台,超过64000元)。                                           

  2、通过《公约》分割岳阳市电梯维护维修市场。《公约》约定,当某家会员单位(A)准备“竞争”另一家会员单位(B)的现有客户时,一是必须提前一个月到协会详细备案,并由协会通知该另一家会员单位(B)。二是“发起竞争”的会员单位(A)对客户的报价,必须同时达到“两个不低于”,即既不得低于《公约》确定的“保底价格”,也不得低于该另一家会员单位(B)与客户原有的签约价格,事实上形成了电梯维护维修市场的分割壁垒  

  3、通过《公约》建立了违约处罚机制。《公约》约定,恶性竞争,低价竞争,破坏行业价格和维护质量时,按5000/台电梯的标准扣除履约保证金。 

  4、奥的斯电梯公司作出不参加垄断协议的声明。20161月,奥的斯电梯公司长沙分公司自愿加入岳阳市电梯协会,并缴纳了20000元电梯维护押金。但同时声明表示:“《公约》相关条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及《反价格垄断规定》,我司拒绝于自律公约签字”。“我司为履行会员义务缴纳协会会费及电梯维护押金,以上缴费不代表我司将遵守协会自律公约第123578条款,协会不得按相关条款扣除我司押金。” 

  二、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与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的垄断协议得以实施 

  1、固定和调整电梯维护维修价格。岳阳市电梯协会在接受调查时坦言,协会要求会员单位执行《公约》约定,“维持现有各自电梯维护的价格不变”,“逐步加到保底价格”,“《公约》实行前,……电梯的维保费用一度只有一千多元,《公约》实行后,通过设置保底价格等手段稳定了我市电梯维保市场价格,目前电梯维保市场价格稳定在两千至五千元区间。”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在接受调查时承认,“收费标准按客户服务要求签订维保合同,平均4000//年左右”。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在2016年与岳阳嘉信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每台电梯的维保单价达到每年4000元,与国网岳阳市云溪区供电分公司每台电梯每年的维保单价达到6000元,已经实际提高或超过保底价格。 

  2、分割电梯维护维修市场。201579日,会员单位岳阳市群升特种设备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现为“湖南群升特种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称“群升公司”)向协会投诉称,沈富电梯有限公司岳阳维保站(以下称“沈富公司”)以低于群升公司的报价(4500/台)争取新辉华府小区电梯维保项目,并且未提前告知竞争行动,违反了《公约》的约定。协会于2015714日召开会议处理该投诉,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派员参加了会议。经研究决定,沈富公司退出新辉华府小区项目的竞争。同时,协会按照《公约》约定,口头上对沈富公司处以扣除5000元保证金的处罚,但鉴于沈富公司“积极整改”,最终没有作出实际处罚。                            

  另查明,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上一年度(2016年度)的销售额是234615元。 

  上述事实有《岳阳市电梯维护维修市场自律公约》、《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表》、《营业执照》、《检查登记表》(含《检查明细表》)、电梯维护保养合同、发票和询问笔录等材料证明。                                       

  三、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主要申辩理由及本机关的审查认定 

  (一)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主要申辩理由。一是其参与协会制定自律公约的初衷系为了促进行业发展、服务社会;实际上也为电梯安全做了大量工作。二是最低成本定价4000元每台为指导价,其公司等协会会员单位与电梯使用单位,在价格上、在合同条款上并未涉嫌垄断。违约处罚机制没有对其进行过任何的处罚,同时在社会上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三是被调查后积极进行整改,已经整改到位。四是2014年至2016年,并无垄断结果,罚款百分之二不妥。五是其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改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应当依法不予处罚。六是本案源于缺乏对法律的了解,认识到了工作失误,教训深刻。七是协会会员单位属于微小企业,其公司大部分为下岗人员、再就业人员,企业经营状况较差,企业生存发展需要政府支持。 

  (二)本机关对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提出的申辩理由进行了审查,认为: 

  1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提出的第一、二、四、六、七点理由不影响构成本案的违法行为,且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规定的不予处罚的法定理由,也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规定的豁免情形。 

  2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提出的第三点理由,本机关在确定处罚幅度时已经予以考虑。 

  3执法机关提取的证据表明,《岳阳市电梯维护维修市场自律公约》包含了固定和调整电梯维护维修价格、建立违约处罚机制、分割市场等内容,协会实际收取了履约保证金。岳阳市电梯协会组织召开投诉双方及部分会员单位会议,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派员参加该会议。经研究决定,沈富公司退出竞争。在《公约》签订后,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实际上提高或超过了《公约》中的“保底价格”,已经造成了危害后果,依法应当予以处罚。 

  综上,本机关认为,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提出的不予处罚的理由不成立。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与岳阳市电梯协会及其他会员单位牵头制定并实施了垄断协议,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项规定,依法应予以处罚。 

  四、本机关处理决定、理由及依据   

  本机关认为,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项规定。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作为岳阳市电梯协会的发起成立单位、会长单位,在本案中起主要作用,在调查、检查期间,未能向执法机关证明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五条规定的不适用该法第十三条规定的情形。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与岳阳市电梯协会及其他会员单位能够积极配合检查,认真整改,主动废止《岳阳市电梯维护维修市场自律公约》中有关价格垄断的条款,没有造成较大的社会影响,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国家发展改革委《规范价格行政处罚权的若干规定》(发改价监[2014]1223号)第六条第(二)项、第七条第(一)、(二)规定的从轻处理情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本机关依法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上述行为,处以2016年度销售额的百分之二罚款(四舍五入取整数),计4692元。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六条第三款规定,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应主动将上述罚款4692元上缴至:户名:略;开户行:略;帐号: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五十一条第(一)项和第(三)项规定,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逾期不缴纳罚款的,每日按罚款数额的百分之三加处罚款,同时本机关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湖南南方电梯有限公司如对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不服,可以自收到本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六十日内,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或湖南省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或者自收到本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六个月内,直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行政复议或者诉讼期间,本行政处罚决定不停止执行。 

    

    

    

  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18123 



信息来源: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作 者: